水产养殖网

广东超强寒潮受灾面还在扩大 水产养殖呼唤风险管控

      编辑:水产       来源:水产养殖网
 

抗寒现场之湛江篇

湛江水产遭受寒潮考验

自1月22日寒潮爆发以来,持续一周的低温、降雨恶劣天气给湛江渔业生产遭受了重大损失,无论是海水养殖品种如美国红鱼、篮子鱼、金鲳鱼,还是淡水白鲳、罗非鱼等淡水品种皆出现严重的冻伤/死现象。

截止1月29日16时,湛江市水产养殖损失28606.3万元,损失产量14323.4吨,其中网箱养殖损失11986万元、池塘养殖损失16540.5万元、水产苗种损失59.8万元、珍珠养殖损失20万元,这次巨无霸寒潮给刚经历完台风“彩虹”袭击的水产大市湛江带来又一次巨大的灾难打击。

湛江市海洋与渔业局高度重视此次防御寒潮工作,发动系统全体工作人员参与其中。1月24至27日,湛江市渔业科和各市县技术站派人分别赴吴川、遂溪、徐闻、东海岛、开发区多地了解受灾情况,指导救灾复产工作,希望把灾情损失降到最低。1月28日《海洋与渔业》记者随同湛江市技术中心站一行来到此次灾情比较严重的雷州、廉江地区。

雷州:侥幸心理让养殖户吃大亏

雷州市水产技术推广站站长郭少玲告诉《海洋与渔业》记者,由于雷州地区纬度低,往年冬季气温不会这么低,养殖户大部分低估了这次寒潮的威力,加上春节临近,他们心存侥幸,博望熬过几天低温后鱼能卖个更好的价钱,因此在寒潮前有大量的鱼没有出塘。据雷州市海洋与渔业局截止26日统计数据显示,雷州地区冻伤/死鱼虾达7500吨,经济总损失约1.5亿元。

记者来到雷州东里白岭码头,看到几个大卡车停在码头,工人们正在忙碌着捞鱼、装筐、过称。虽然下着大雨,还是有不少养殖户在马不停蹄地将从港口鱼排养殖的大量金鲳鱼捞起贱卖给湛江当地的收购商。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一位林姓养殖户告诉记者,今年金鲳市场行情整体上还不错,他养殖了100万尾金鲳,之前出售了30多万斤,剩下60多万斤打算在春节前上市。23日气温开始急速降低,接近金鲳能忍受的温度临界点,当时1斤以上规格的塘头收购价为15元/斤,1斤以下的13.5元/斤, 但他没舍得卖。以为气温不会降得太低,应该能熬过这次寒潮,谁知24日1米以下海水气温降到9℃,鱼排里的60多万斤冻死的金鲳陆续开始浮头。为减少损失,他马上组织工人抓紧捞鱼,从25号开始每天捞起10多万斤,以大规格的8元/斤,小规格的5元/斤的低价贱卖出去,每斤约亏掉2元钱,一夜之间损失了100多万元,由于冻死的金鲳鱼太多,有些来不及捞上来就已经沉入水底。而在雷州,因存侥幸心理而损失惨重的养殖户还有许多。

罗非鱼苗大量冻死耽误一造养殖

雷州附城镇连片地区有约13000亩罗非鱼养殖池塘。寒潮前,大规格商品鱼80-90%已收起上市,受损比较严重的是大量存在鱼塘的2-3两重的过冬鱼种,这些鱼种本来是要供应来年开春之后附近乡镇将近3万亩塘(1500-2000尾/亩)养殖的,现在天气太冷几乎都冻死了,只有一些小面积或背风条件较好的鱼塘还有少量种苗存活下来。预计明年罗非鱼养殖多数要靠清明后再孵化育出的新苗,由此耽误了一造罗非鱼养殖。

廉江:

廉江市以淡水养殖品种为主,养殖模式多为罗非鱼套养淡水白鲳。受持续低温影响,再加上连日的雨水天气,不耐低温的淡水白鲳损失惨重,大多数罗非鱼种苗也有不同程度地被冻伤/死,大规格的罗非鱼抗寒能力较强,未出现大量死亡现象。

截止1月28日,据廉江市海洋与渔业局统计,淡水白鲳、罗非鱼、对虾被冻死1720万吨,受灾面积6300亩,经济损失达1032万元。

淡水白鲳损失惨重

“当气温连续两天在4~5℃,1.5米水深的鱼塘水温低于10℃,已经低于淡水白鲳的生长最低温度,鱼肯定会冻死。”廉江技术站的工作人员告诉《海洋与渔业》记者。廉江地区的池塘水深较浅,年前淡水白鲳跟罗非鱼的价格较低,很养殖户抱着“搏一搏”的心态存塘过冬,希望能在春节期间卖个好价钱。

然而,事与愿违,超级寒潮令众多养殖户损失惨重。廉江一养殖户混养罗非鱼、淡水白鲳共80亩,淡水白鲳被冻死2万斤,罗非鱼损失了6000斤,经济损失达40万元。当被问道为什么不采取搭冬棚过冬的时候,养殖户脸上露出尴尬地笑容,“罗非鱼和白鲳的价格比较低,盈利空间狭小,搭冬棚成本又太高,一般的养殖户很少会采用这种方法。”

合租冰库降损失

22日,寒潮来袭,气温迅速降低,23~24日,大量的淡水白鲳出现冻伤、冻死情况,大量罗非鱼种苗也相继出现死亡。为减少养殖户的损失,廉江市罗非鱼协会会长杨水权当机立断从一个企业租下一个冰库(冰库最大储存量可达500吨),用来储存抢收回来的鱼。杨水权事先跟养殖户约定,养殖户可以将抢收回来的鱼存放到他的冰库里,待春节期间鱼价较高的时候再将鱼售出,但需要从中扣取一定冷冻费用。从22~28日,杨水权已经陆续为养殖户暂时储存淡水白鲳、罗非鱼总计超过30吨。通过此举一来可以迅速把存塘的鱼全部捕捞上岸,减少鱼被冻伤、冻死的几率,二来又能避免因鱼集中上市被收购商压低价格,大大减少养殖户的损失。

东海岛:冬棚对虾温暖度过寒潮

记者从湛江市技术推广中心站了解到,东海岛东简镇大棚养殖池约700亩,现场测试养殖池水温为18~23℃,通过视察和走访了解发现,大棚养殖池暂时没有出现对虾冻死情况。

东简镇露天养殖南美白对虾面积约为3000亩,寒潮过后部分养殖池出现了对虾冻死情况,死亡率约为10%。有的虾农采用在水池旁边堆柴生火、烧锅炉加热方式给养殖池驱赶寒气,同时投喂鲜活红虫来增强对虾体质抗寒,起到了一定的御寒作用。

抗寒现场之阳江篇

阳江渔业损失超8000万元

1月27日下午,记者赶到阳江市闸坡镇采访时,已经看不到前两天清理冻死鱼的繁忙景象了,逐渐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但是受灾户内心的伤痛却仍需时日复元。1月28日,记者冒着持续暴雨赶至阳西县采访深水网箱情况,该基地60多只网箱没有任何损失,安全经过了这次“霸王级”寒潮的考验。

据阳江市海洋与渔业局统计,截止1月28日下午5点,本次寒潮已造成该市渔业受灾面积达51513亩,损失8252万元。这场寒潮首先造成冻死鱼并引起社会关注的是闸坡网箱养殖。1月24日、25日两天时间内,闸坡网箱养殖基地共冻死68.2万斤鱼,全部经济损失达1153.2万元,其中大洋网箱养殖基地69家养殖户养殖的鱼基本“全军覆没”。目前,养殖户已基本将冻死鱼低价出售,尽最大可能降低损失。

据闸坡网箱养殖协会秘书长曾宪光介绍,闸坡四大网箱养殖基地中,大洋基地损失惨重,长沙环冻死的鱼数量较少,而青寺湾、旧澳湾等基地则基本没有鱼被冻死。从24日凌晨到25日,大洋网箱养殖基地,低温天气导致网箱鱼成批被冻死,主要是金鲳鱼和鮸鱼,25日用运输车拉了一整天, 26日基本全部卖完。“大洋基地69家养殖户的鱼基本全部冻死。都是养了一年以上的鱼,鮸鱼最大的有12斤,最小的也有5斤,太可惜了。”该负责人惋惜地说,这种大规模冻死鱼的现象,上一次出现还是2008年冰灾的时候。

该协会提供的一份损失清单显示,金鲳鱼冻死31.2万斤,鮸鱼冻死19.5万斤,白花鱼冻死11.1万斤……整个大洋网箱养殖基地共损失各种鱼类68.2万斤,按照市场价格约损失了1153.2万元。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闸坡四大网箱养殖基地相隔不远,为什么寒潮来袭唯独大洋受灾最重呢?据阳江市海陵岛试验区海洋与渔业局相关人员透露,首先,大洋基地水位最浅,只有7至8米,而网箱又只能沉下去5米,想要下沉网箱补救也没办法;二是大洋基地位了出还口附近,而且海域形状狭长,夹在两山之间,24日又适逢农历十五天文大潮期,退潮后,上游冰冷的滩涂水随势网下流动,加速了该海域水温的迅速下降,24日、25日两天的水温只有7度左右,网箱里还没来得及转移的鱼被冻死。“尽管我们已提前发布防寒防冻通知,但是可惜的是部分养殖户心存侥幸,低估了寒潮杀伤力,结果不幸导致大批鱼被冻死。”

抗寒现场之清远篇

发挥技术所长 积极应对寒潮

从1月22日开始,清远遭受寒潮袭击,各县(市区)出现了较为严重的雨雪冰冻灾害,部分地区已开始发生大面积冻死鱼事件,其中连南县、连州市、阳山县、英德市的水产养殖业受损较严重,给水产养殖业造成了一定损失。原因主要是由于天气突变对鱼类造成应激、冰冻、水霉等影响,导致养殖的水生动物死亡,死亡鱼类品种主要是鲮鱼、罗非鱼。根据各县(市区)技术推广机构2月26日下午报送上来的结果,截止至2月26日,全市受灾面积3915亩,死亡各类商品鱼397.65吨,经济损失297.25万元。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灾情发生前清远市水产技术推广站通过各种方式向各县(市区)发布预警预报信息,并指导养殖户采取有效措施预防寒潮。由于此次寒潮太过强烈且持续时间长,灾害损失无可避免,灾情发生后,为保障渔业生产平稳发展和渔农民持续稳定增收,清远市水产技术推广站立即启动应急管理机制,由副站长蓝宗坚高级工程师带队的应急管理工作小组于2月22日开始到各县(市区)多个养殖场指导防寒工作,向他们提出以下应对措施:(1)在低温雨雪冰冻来临之前对池塘应增加蓄水,提高保温能力,要求水深要在2米以上为佳。有条件的地方,可抽取地下水,或引入地热水或工厂余热水,提高池塘水温。(2)甲鱼养殖过程中特别应注意的是应避免在低温雨雪冰冻天气临时加水,以免造成甲鱼上浮而冻伤、冻死等现象。(3)、工厂化养殖应对措施一要检查大棚等保温设施和充氧、供暖设备,修补被损坏的薄膜,补充加温所需的燃料,保证温室正常运行。二要及时做好繁殖场、工厂化养殖基地等养殖设施保温防冻工作。三是在灾害发生后要及时清理雨雪,防止因雨雪造成温室大棚倒塌或棚顶破损,减少损失。(4)、做好无害化处理和水体消毒:应及时清除受冻死亡的鱼类,进行无害化处理,防止影响水质。同时采取碘制剂等温和的消毒剂对受冻池塘消毒,有效预防开春后引发水霉病,降低死亡率。

抗寒现场之汕尾篇

争分夺秒抢收降损失  

1月28号,汕尾,雨势并未减弱,反而愈演愈烈,淅淅沥沥下个不停。汕尾水产技术推广中心站站长林永斌带领工作组冒雨登船,前往汕尾港网箱养殖渔排察看灾情。雨雾中一排排网箱分布于海面,冷雨敲打着渔排,仿佛在无言的述说着寒潮灾情引发的忧伤。

1月22~27日汕尾市因受寒潮影响,渔业受灾情况严重,据汕尾市水产技术推广中心站统计,截至1月28日,全市渔业受灾面积约5.4万亩,产量损失约9000吨,造成直接经济损失约1.6亿元。目前灾情还在继续蔓延。

网箱养殖老手

一日快速清鱼自救

记者一行先来到汕尾城区龙源水产专业合作社最大的养殖户黄富家的渔排。黄富,合作社理事长,养殖网箱320个,其中一半养殖的是黑鮸,另一半是台湾红鱼、篮子鱼、金鲳等品种。

记者一行登上渔排时,黄家父子正巡视完渔排回来。黄富指着网箱边游动的几尾小鱼难过地告诉记者:“这样浮头的鱼就表明冻伤了,估计也挺不过去了。”

据了解,早在1月20日,汕尾市城区水产技术推广站就发布预警通告,站长彭永强还特别向他们建议采用加盖尼龙薄膜保温以防寒潮。但有30多年养殖经验的黄富低估了这次寒潮的影响。因为早在12月底时,他就考虑到鱼儿过冬问题,已将不耐冷的珍珠龙胆以27元/斤(每斤低于市场价3元)全部卖完。凭借2008年冻灾的经验来看,他认为黑鮸是完全可以安全过冬的。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鱼排上的冰粒

没想到1月24日,汕尾气温降至0℃,甚至下起了冰雹,海面结冰,海水温度6~10℃,黑鮸开始出现冻伤冻死现象。情况危急,他迅速反应当即联系加工厂,以7元/斤的价格紧急出鱼7000斤,并与收购商协商26日以同样价格出鱼。26日,灾情迅速扩散,黑鮸大量冻死,他当机立断,紧急聘请30多名工人上渔排打捞冻伤、冻死的黑鮸,并用6条渔业船(每条船一次可运输1万斤鱼)将鱼抢运到码头。大家从早上一直干到晚上,一日时间将所有冻伤、冻死的鱼(超过14万斤)打捞出售,清理完毕。

出鱼过程中,还出现了一个小插曲,由于26日汕尾港受灾严重,大量黑鮸死亡待收,养殖户急于出鱼,黑鮸售价一路走低,本来协商7元/斤的售价已跌至5元一斤。黄富非常着急,正与收购商谈价时,恰逢汕尾水产抗灾工作组前来了解灾情,见状,两边撮合,最终以6.5元/斤价格成交。

据了解,26日,汕尾港黑鮸价格持续走低,至晚上时,鱼价已跌至5.3元/斤。谈起当日的情形,黄富双眼闪起泪花。他平复了一下情绪后,又向记者介绍起了整个合作社的情况。合作社52名会员,海水网箱7500个,这次寒潮,会员损失惨重,大多损失过半,其中黑鮸养殖户损失最为惨重,冻伤冻死的黑鮸超过了100万斤。

此外,金鲳、台湾红鱼等品种,也陆续出现冻伤、冻死现象。其中台湾红鱼市价为20元/斤,冻伤冻死鱼则为11元/斤,相比之下,金鲳价格较好,冻伤冻死的鱼仍旧能卖到11元/斤,略低于15元/斤的市价。他担心灾情还会蔓延,原来死伤较少的蓝子鱼和金鲳也将逐步出现大量死亡的情况,因此,这段时间他也不敢掉以轻心,更要打起精神应对后续可能出现的状况。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30多年的水产养殖经验,让黄富经历了无数的风风雨雨;尽管本次寒潮,遭受了巨大的损失。但在天灾面前,他沉着冷静,快速反应,断臂求生,将损失降到最低,充分体现了中国渔民不怨天不怨地、沉着果敢、踏实苦干的精神。当记者一行乘船离开时,老人站在渔排上朝我们挥手告别,他的身影在雨雾中如此单薄却又如此坚定。此情此景,记者沉重的心中敬意油然而生,这个铁骨铮铮的渔民汉子,一定会挺过这次难关,再次启帆。

土塘混养

渔民心忧对虾进退两难

雨还在稀里哗啦下个不停,随后,记者跟随汕尾推广站工作人员来到汕尾城区马宫新北村,只见大大小小的鱼塘被雨雾笼罩,池塘水面露出排列成行的蚝桩。据了解,当地主要采用土池混养殖虾、蟹、蚝、金鲳、青斑等品种,养殖规模500~600亩,每口池塘面积从3~100亩不等。此养殖模式以养殖南美白对虾为主,放养密度达到10~15万尾/亩,养殖户根据自身情况投放数量不等的青蟹、蚝、金鲳、青斑等,养殖的虾放养30多天后就可以开始分批上市。青蟹、金鲳、青斑、蚝达到上市规格即捕捞出售,一般一年收一次。

记者来到养殖户杨汉经的家里了解情况,刚进门,记者就在桌上发现了一份汕尾技术推广中心站的寒潮预警通告,通告明确指出达到上市规格的渔货因尽快出鱼销售。杨汉经告诉《海洋与渔业》记者,他有土塘200亩,寒潮来临前,通过分批捕捞,池塘内的对虾已售出一半,如今池塘中剩余的虾规格已达18~20尾/斤,塘头价可达50元/斤,准备春节期间上市;而金鲳正准备出鱼,青斑则尚未出售。1月25日,他发现金鲳受冻开始死亡并浮出水面,赶紧捕捞出鱼并以10元/斤的价格对外销售,而金鲳的市价是13~14元/斤;27日,又发现青斑沉底死亡,部分打捞出来后本来18~20元/斤的青斑只能以10元/斤的价格售出。

他向记者表示,蚝和蟹都不怕冷,最担心的还是剩余在池中的对虾;由于受冻,目前对虾已失去活力,不能游动,无法用网捕捞,只能放水干塘抓取,而放水干塘又会影响其他品种,损失可能更大,进退两难。“如果虾熬不过去,出现大量死亡,我们的损失就更惨重。”杨汉经难过地说。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对虾土塘混养,病害减少,分批上市,降低风险,提高收益,本是值得肯定的做法,是水产人风险意识提高的体现。但本次寒潮百年一遇,天灾面前人力有限,然而部分养殖户的做法也暴露了水产养殖从业者低估天灾影响、风险管控意识有待加强的弱点,毕竟水产养殖业本身就是一个高风险行业,风险意识始终要牢牢放在首位,不可心存侥幸和博的心态,只有防范于未然方能立于不败之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